党史军史
 
 
开国将军追忆抗战经历
来源: 驻沈航选培办  更新时间: 2012年04月30日21:24 浏览次数:1189

范朝利:

 

一夜间炸毁24架敌机

 

       将军小传:范朝利,河南新县人,1914年出生,1930年参加红军,曾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等职,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。

 

       1937年9月,范朝利在第385旅769团任参谋长。该团担任所属师的先头部队,一路北上。19日上午,范朝利和陈锡联、汪乃贵两位团领导秘密抵近滹沱河西岸,用望远镜对东岸阳明堡机场的地形和日军部署进行仔细观察。回来后,他们制定了作战计划:三营袭击飞机场,一营钳制增援之敌,二营担任团预备队并掩护三营后方安全。

一切准备就绪,只等夜幕降临。

 

       深夜11点钟,三营营长赵崇德率领全营勇士出发了。官兵趁夜迅速通过山谷,涉过滹沱河,悄然接近机场。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了日军哨兵,越过机场的铁丝网,阻援和掩护分队迅速占据有利地形,把枪口对准日军守备队的掩体出口。随着赵营长一声令下,24个爆破突击组像下山猛虎一样分别扑向各自猎物。官兵砸破机舱玻璃窗,把一捆捆手榴弹塞进机舱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轰!轰!”日军鬼哭狼嚎乱成一片,随后组织200多人向三营反扑,三营的勇士们一面顽强抗击,一面继续实施爆破。敌机一架接一架地爆炸起火,整个机场一片火海。经1个小时激战,24架敌机全部被炸毁。

 

向守志:

 

6挺机枪扬威神头岭

 

       将军小传:向守志,四川宣汉人,1917年出生,1934年参加红军,曾任第二炮兵司令员、南京军区司令员等职,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,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。

 

       1938年3月,为了破坏日军向晋南、晋西进犯的交通运输线,刘伯承、邓小平决定以第385旅769团为左翼队袭击黎城,引诱潞城日军增援;以第386旅为右翼队,在潞城与浊漳河畔潞河村之间设伏,迎击增援黎城之敌。

 

       21岁的向守志时任第386旅771团2营机枪连连长。战前,第386旅旅长陈赓、政委王新亭召开作战会议,决定将伏击战场设在神头岭。

 

       15日,担负“钓鱼”任务的左翼769团对黎城展开了猛烈攻击。次日,潞城1500多名日军慌忙赶往黎城支援。上午9时,当他们赶到神头岭附近时,看到公路桥被毁,方知中计。就在他们掉转回头时,我军从正面和公路东西两侧对其实施夹击。

 

       日军就地展开顽抗,但为地形所阻,重火器不能发挥作用。向守志指挥机枪连的6挺马克沁重机枪,向日军猛烈射击,打得鬼子尸横遍野。

 

       这次战斗,八路军毙伤俘日军1500余人,缴获长短枪500余支、骡马600余匹。

 

陈锐霆:

 

炮击日寇发发命中

 

       将军小传:陈锐霆,山东即墨人,1906年出生,1928年考入国民革命军河北军事政治学校第二期,1936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,曾任炮兵参谋长、副司令员等职,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,2010年6月13日逝世。

 

       1938年9月下旬,日军第106师团进入江西万家岭地区,与中国军队展开激战。9月25日,日军在飞机、重炮的配合下占领赣北战略要点麒麟峰。

 

       麒麟峰位于江西德安县白水街西侧,海拔仅367米,但战略地位重要,遂成敌我必争之地。

 

       27日夜,我军反攻,日军死守,血战到第二天中午,麒麟峰仍在日军手中。29日,我军调整了兵力部署。担任第142师炮兵营营长的陈锐霆接到命令后,迅速带领官兵抵近开设炮阵地。

 

       战斗再度打响,炮弹的呼啸声打破夜的宁静。陈锐霆率部从3600米距离直瞄敌占山头射击,几乎发发命中。随后,我步兵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发起冲锋。第725团团长阵亡后,副团长、共产党员朱静波代理团长继续指挥战斗。战至半夜,终于攻占麒麟峰主峰,歼灭日军近千人。

 

       事后,陈锐霆登上麒麟峰查看日军尸体,发现大多数日军是被炮弹炸死的。陈锐霆回忆此战时说:与日军交战不知多少次,这一仗打得最痛快!

 

孔庆德:

 

赤脚队勇夺“御赐”山炮

 

       将军小传:孔庆德,山东曲阜人,1912年出生,1930年参加红军,曾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等职,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。

 

       1939年,孔庆德率冀豫游击支队二团与日军周旋。一天午后,他用望远镜观察大杨庄敌人动向,猛地发现半截土围子后面露出一门大炮。孔庆德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:一定要想办法归为己有。

 

       他选出30余名精兵强将作为突击队,每人左臂扎一条白布巾,携手榴弹,配一把大刀。为了不惊动敌人,突击队员不走道路,全部光脚在田间穿行。

 

       突击队在当地群众引导下,顺利摸到大炮跟前,一个守炮的鬼子正抱着枪打瞌睡。突击队员不声不响摸上去,一刀将他劈死。按照战前分工,突击队有条不紊地行动起来,一个突击班拖走大炮,另两个突击班摸到鬼子的住处,浇上煤油点着,敌营顿时火光冲天。

 

       天亮后,日军顺着山炮的辙印一路追赶,后来又专门派出由2辆坦克、18辆汽车组成的快速搜索部队跟踪追击,妄图夺回大炮。孔庆德指挥部队一面阻击,一面不断转移。后来,从日军俘虏口中得知,这门山炮是日本天皇“御赐”的。

 

谢振华:

 

八滩火攻山本中队

 

       将军小传:谢振华,江西崇义人,1916年出生,1929年参加革命,1930年参加红军,曾任昆明军区政治委员等职,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。

       1943年3月29日凌晨,日军山本中队偷袭了江苏阜宁一个重要商埠、东坎镇东北面的八滩。

       当地有句民谚:金八滩、银东坎。日军偷袭八滩,一是对新四军进行“清剿”,二是掠夺当地财富。

       4月1日晚8时,新四军第24团在谢振华等人率领下赶到八滩。晚9时许,部队发起攻击,山本中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但日军占据了几个大院子,凭借厚实的围墙,以门窗当枪眼,拼命向24团的战士射击。战士们攻不上去,迫击炮射程又不够,而且我们在明处,敌人在暗处,怎么办?谢振华下令:火攻!

       于是,战士们将蘸了煤油的棉花团绑在手榴弹上,抵近到围墙边不停往里投。不一会儿,火光冲天。日军鬼哭狼嚎,拼命想杀出一条血路。谢振华憋足了劲命令道:“机枪封锁,给我往死里扫!”

       火攻八滩,谢振华胳膊中弹仍坚持指挥战斗,带领24团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,击毙日军山本中队长以下300多人。侥幸脱身的部分日军,在逃往东坎的路上,被担任掩护任务的新四军第22团歼灭。

这篇文章不错
0
分享到:
 
热门排行
 
相关文章
设为首页|站点导航|加入收藏|关于我们
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沈阳航空航天大学后备军官选拔培训工作办公室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空军后备军官学院
Copyright © 2012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012345678号
沈阳中铁快运 沈阳美的电器 刘宇新